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百家乐

不一样,又如何

时间:2015-10-13 15:49:42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亲爱的小喉结:    嗨。    即使相生相伴,却照样要经由那么多年,那么多的遭遇、挣扎,才能慢慢地接收你,才能轻松地跟你说“嗨”。    我和千切切万的女孩一样通俗,但有一点还挺特别,因为我拥有你,一个凸起的小喉结。初识的人总会对我表示惊奇:&ldq...

  亲爱的小喉结:
  
  嗨。
  
  即使相生相伴,却照样要经由那么多年,那么多的遭遇、挣扎,才能慢慢地接收你,才能轻松地跟你说“嗨”。
  
  我和千切切万的女孩一样通俗,但有一点还挺特别,因为我拥有你,一个凸起的小喉结。初识的人总会对我表示惊奇:“你怎么有喉结?”我为难地笑笑,只能回答:“我也不知道啊,很奇怪吧?”
  
  女生有喉结,并不能算是一种疾病,也不是心理缺陷,我没有需要认为自己很可怜,但老是会有一点点小为难,甚至有时刻也会认为难过。
  
  也许你不知道吧,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是如斯憎恶你。在我刚刚开始懂得爱美,自负心又要强的年纪,有个女生用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奇怪眼神,古里古怪地对我叫道:“你有喉结,天啊,一个女孩子怎么会有那种器械!”像是自己一个弗成告人的秘密瞬间被公之于众,我不知所措,吃紧忙忙,羞辱自卑,开始用尽一切方法克意地隐藏你——老是低着头,老是穿戴高领的衣服,老是遮遮蔽掩,我多么想把你从我的生命中抹去。
  
  可一切都是徒劳的,你依然存在,依然被人拿来开玩笑,依然成为我的羞辱。太久的压抑毕竟照样爆发了,那天妈妈摸着我的脖子说:“看看又长大了没有。”不知不觉间,泪水就不争气地从我的脸颊滑落。我记得自己哭了良久,妈妈怎么劝都劝不住。忽然间,妈妈的眼神黯淡了一下,看着我问:“你是不是怪我啊?”很奇怪,我的泪水戛然而止,似乎忽然有所顿悟。
  
  仔细想想,你的存在并不是谁的错,我所悲痛的、害怕的、羞辱的,不过只是别人异样的眼光罢了。有时我想,假如所有女生的喉结都像我的一样凸起,也许我就不会有今天的遭遇了吧。可是,不一样又如何呢?我很爱好以前在哪儿看到过的一句话:“你嘲笑我跟别人不一样,我嘲笑你跟别人都一样。”假如人人都一样,那世界岂不无趣?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决定去接收你。
  
  接收你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无数次被人嘲笑,无数次自我安慰,才有了一点点习以为常的感到,但身边照样有人无法接收你,也许有时刻人就是这样吧,完全不经思虑,就把司空见惯的器械算作真理,只要超出自己的认知界限,就会一概否定。
  
  初中的时刻黉舍外面有个卖花男,每次出现都是男扮女装,假装和蔼的阿姨,向买花的姑娘索取拥抱。我们的政治师长教师有次在课上忽然讲到这件事,说:“你们就是傻,看见他有喉结不就知道他是男的了吗?”此番话音刚一落下,全班就朝我投来异样的眼光,他们的眼里似乎都写着“你是男的”四个大字。可我不信任师长教师说的是真的,于是上网查找资料,发明有很多女生同我一样,脖子上有一个凸起的小喉结,这是一个很正常的现象。其实不论男女出生时都是有喉结的,这喉结主如果由甲状软骨组成。只不过跟着年纪增长,男生的甲状软骨一般会快速增大,而女生的就增长得比较缓慢。有些女生因为内渗出或遗传,喉结会比较凸起。
  
  这些常识似乎成了人人的盲点,人人可以接收男生有粗大的喉结,却认为女生弗成以这样。
  
  一点小小的特别,一些小小的遭遇,也许真的会让人成长不少。没错,是你让我如斯狼狈不堪,但也是你让我更能理解那些不合凡响的人,让我懂得去关爱别人。最重要的是,你让我跳出了在意他人看法的怪圈。
  
  不一样又如何,我就是如斯傲娇的女子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