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百家乐

黑头

时间:2015-10-13 15:49:48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这儿说的黑头,可不是戏曲里的行当,而是条狗的名字。这狗不一般。    黑头是条好狗,但不是那种常说的舍命救主的“忠犬、义犬”,这是一条除了它再没第二的狗。    它刚打北大关一带街头那些野狗里出现时,照样个小崽子,太丑!一准是谁家母狗下了崽,嫌它难看,...

  这儿说的黑头,可不是戏曲里的行当,而是条狗的名字。这狗不一般。
  
  黑头是条好狗,但不是那种常说的舍命救主的“忠犬、义犬”,这是一条除了它再没第二的狗。
  
  它刚打北大关一带街头那些野狗里出现时,照样个小崽子,太丑!一准是谁家母狗下了崽,嫌它难看,扔到这边来。扔狗都往远处扔,狗都认家,扔近了还得跑回来。
  
  黑头是条菜狗——那模样,说它都怕脏了舌头!白底黑花,花也没样儿,像烂墨点子,东一块西一块;脑袋全部是黑的,黑得看不见眼睛,只一口白牙,中心耷拉出一小截红舌头。不但人见人嫌,野狗们也不搭理它。北大关挨着南运河,码头多,人多,商号饭铺多,垃圾箱能吃的器械也多。野狗们单靠着在垃圾箱里刨食就饿不着。可这边的野狗个个凶,狗都护食,不叫黑头靠前。故而一年以前,它的个子不见长,细腿瘪肚,乌黑的脑袋还像拳头那么点儿。
  
  北大关顶大的商号是隆昌海货店,专门营销海虾河蟹湖鱼江鳖,远近著名。店里一位老伙计商大爷,是个敦敦实实的老汉,打小在隆昌先当学徒后当伙计,干了一辈子,如今六十多岁,称得上这店里的元老,生意水产的事儿比自家的事儿还明白。至于北大关这一带市情上的事,全都在他眼里。他见黑头皮包骨头,瘦得可怜,时不时便叫小伙计扔块鱼头给它。狗吃肉不吃鱼,尤其不吃生鱼,怕腥;但这小崽子却领商大爷的情,就是不吃也咬上几口,再朝商大爷叫两声,摇摇尾巴走去。这叫商大爷动了心。日子一久,有了友谊,模样丑不丑也就不碍事了。
  
  一天商大爷下班回家,这小崽子竟跟在他后边。商大爷家在侯家后,道儿不远,黑头一向跟着他,距离拉得不近不远,也不出声,直送他到家门口。
  
  商大爷的家是个带院的两间瓦房。商大爷开门进去,扭头一看,黑头就蹲在门边的槐树下边一动不动瞧着他。商大爷没理它关门进屋。第二天一天没见它。傍晚下班回家时,黑头不知啥时刻又出来了,又是一向跟着商大爷,不声不响送商大爷回家。连续三天,商大爷明白这小崽子的心思,回到家把院门一敞说:“进来吧,我养你了。”黑头就成了商家的一员了。
  
  邻居们有点纳闷,商大爷养狗总得养条好狗;领野狗养,也得挑一条顺眼的,干吗把这么一个丑器械弄到家里?天天在眼皮子底下转来转去,受得了吗?
  
  商大爷日子裕如,很快把黑头喂了起来,个子长得飞快,一年成大狗,两年大得吓人,它那黑脑袋竟比小孩的脑袋还大,白牙更尖,红舌更长。它很少叫,商大爷明白,咬人的狗都不叫,所以从不叫它出门,即便它不咬人,也怕它吓着人。
  
  其实黑头很懂人事,它似乎知道自己模样凶,决不出院门,也决不进房门,成天守在院门里房门外。每有客人来串门,它必趴下,把半张脸埋在前爪后边,不叫人看,怕叫人怕,耳朵却竖着,眼睛睁得挺圆,决不像那种好逞能的家犬,一来人就咋呼半天。可是一天半夜有个贼翻墙进院,它扑以前几下就把那贼制伏。它一声没叫,那贼却疼得吓得唧哇乱喊。这叫商大爷知道它不是吃闲饭的;看家护院,非它莫属。
  
  商大爷常说黑头这器械有报恩之心,很懂事,知道怎么“干事”。商大爷这种在老店里干了一辈子的人,讲礼讲面讲规矩讲分寸,这狗合他的性情,所以叫他爱好。只要别人夸赞他的黑头,商大爷辄必笑容可掬,似乎人家夸他孩子。
  
  可是,一次黑头惹了祸,而且是大祸。
  
  那些天,商大爷家西边的厢房落架翻修,请一帮泥瓦匠和木工,搬砖运灰里里外外忙活。他家日常平凡客人不多,有时来人串门多是熟人,大门素来都是闭着,从没这样大敞四开,而且进进出出全是生脸。黑头没见过排场,如临大敌,全身的毛全竖起来。但又不能出头露面吓着人,便天天猫在东屋前,连盹儿也不敢打。七八天以前,老屋落架,刨糟下桩,砌砖垒墙,很快四面墙和房架立了起来。待到上梁那天,商大爷请人来在大梁上贴了符纸,拴上红绸,世人使力吆喝,把大梁抬上去摆正,跟着放一大挂雷子鞭,立时引来一群外边看热闹的孩子连喊带叫,拥了进来。
  
  黑头以为出了事,忽然腾身蹿跃出来,孩子们一见这黑头花身、张牙舞爪、凶神恶煞般的怪样,吓得回身就跑。外边的往里拥,里边的往外挤,在门里门外砸成一团,跟着就听见孩子又叫又哭。
  
  商大爷跑以前一瞧,一个邻居家的男孩儿被挤倒,脑袋撞上石头门墩,开了口子冒出血来。邻居家大人赶来一看不高兴了,迎面给商大爷来了两句:“使狗恫吓人——嘛人?”
  
  商大爷是讲礼讲面的人,自己缺理,人家话不好听,也得受着。一边叫家里人陪着孩子去瞧大夫,一边回到院里安顿受了惊扰的修房的人。
  
  这时,扭头一眼瞧见黑头,心火冒起,拾起一根杆子两步以前,给黑头狠狠一杆子,骂道:“畜生就是畜生,我一辈子和人好礼好面,你把我面子丢尽了!”
  
  黑头挨了重重一击,本能地蹿起,龇牙大叫一声,那样子真凶。商大爷正在伙头上,并不怕它,朝它咆哮:“干吗,你还敢咬我?”
  
  黑头站那儿没动,两眼直对商大爷看着,溘然回身夺门而去,一溜烟儿就跑没了。商大爷把杆子一扔说:“滚吧,打今儿别再回来,本来不就是条丧家犬吗?”
  
  黑头真的没再回来。打日间到夜里,随后一天两天三天以前,影儿也不见。商大爷心里认为似乎缺点嘛,嘴里不说,却忍不住总到门外边张望一下。这畜生真的一去不回头了吗?
  
  又过两天,西边的房顶已经铺好苇耙,开始上泥铺瓦。院门敞着,黑头溘然出现在门口。这时刻,商大爷去隆昌上班了,工人都盯着手里的活,谁也没留意到它。
  
  黑头两眼扫一下院子,看见中心有一堆亲睦的稀泥,忽然它腿一使劲,朝那堆稀泥猛冲以前,“噗”地一头扎进泥里,用劲过猛,只剩下后腿和尾巴留在外边。这一切没人瞧见。
  
  待商大爷下晌回来,工人收工时,有人发明这泥里毛糊糊的器械,拉出来一看,大惊失神,原来是黑头,早断了气,身子都有点发硬了。它怎么死在这儿,嘛时刻死的,是邻居那家弄死后塞在这儿的吗?
  
  大伙猜了半天说了半天,谁也说不清楚。半天没措辞的商大爷的一句话,把这事说明白了:“我明白它,它比我还要面子,它这是自我了却。”随后又感慨地说:“唉,死照样要死在自己家里。”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