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现金网

恐惧比疼痛更恐怖

时间:2015-4-14 16:58:52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对动物的最大伤害就是让它认为恐惧,这比疼痛更恐怖。在这一点上,自闭症患者与动物是相似的。    为了设计出加倍人道化的屠宰举措措施,尽量削减动物所遭受的苦楚,人们已经做出了许多努力,相对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假如只要能够让动物快点死去就算是削减了其苦楚,那么现在几乎所有的屠...

  对动物的最大伤害就是让它认为恐惧,这比疼痛更恐怖。在这一点上,自闭症患者与动物是相似的。
  
  为了设计出加倍人道化的屠宰举措措施,尽量削减动物所遭受的苦楚,人们已经做出了许多努力,相对来说要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假如只要能够让动物快点死去就算是削减了其苦楚,那么现在几乎所有的屠宰场都可以被看作是人道化的。但仅仅削减苦楚是不敷的,我们必须斟酌动物的情感生活,而不仅仅是心理状况。我们应该对要屠宰的动物负起责任来,因为要不是为了我们它们就不会有这样的命运。我们要做的不仅仅是要削减其身体上的苦楚。
  
  对动物情感最大的伤害就是让它认为恐惧。对于动物来说恐惧感异常糟糕,我认为它比疼痛加倍恐怖。每当我这样说时别人总会很吃惊地看着我,因为假如你让人从剧烈的疼痛和强烈的恐惧中做出选择,可能多半人会选择后者。
  
  我认为这是因为人类抵制恐惧的能力比动物要强得多。我想在恐惧和疼痛方面,动物和人是相反的,而原因几乎是相同的,即额叶起感化的水平不合,前额叶皮质越活泼,疼痛就越强烈,同时,恐惧也就越少(尽管焦炙并不会削减)。至少在这两项研究中,疼痛和恐惧是对立的。
  
  我认为和人类比起来,动物的疼痛感更弱,恐惧感更强。我这样认为的别的一个原因是,至少对于自闭者来说情况就是这样。总体来说,比起正常人,自闭者的疼痛感更弱,恐惧感更强,额叶对大脑其他部位的控制比较差,这三者关系密弗成分。我并不是说自闭者不能感触感染到疼痛,没需要服用止疼药物。
  
  要想知道对于动物来说恐惧是多么恐怖,也许你必须要和它们经久亲自接触。从外部看来,恐惧似乎比疼痛更让它们难以忍受。即使在完全独处时敢于大胆披露疼痛的动物,其行为能力也并没有丧失,而一个被惊吓得无所适从的动物就不可了。忍受剧痛的动物仍然能够照常生活,就像什么工作也没有发生一样,而处于惊吓状态的动物则会丧失正常生计的能力。
  
  尽管所有的动物都有可能会惊慌失措,但比起掠食动物来,像牛、鹿、马和兔子这样的被掠食动物有更多的时间要生活在恐惧之中。英语里面有个说法叫“吓得像被车灯照到的鹿”,这个表达很好地总结了动物的心理。它们老是惶惶弗成终日,因为对它们来说,在野外独一的求生之法就是快跑。被掠食动物必须要在狮子提议进攻之前起跑,这也就意味着它必须时刻保持高度小心,防备着周围的危险。
  
  和被掠食动物打交道必须要温柔可亲。我见过许多牲畜,因为受到主人蒙昧的粗暴对待而饱受心理创伤,并从此一蹶不振。在这方面,从精神上击垮一匹马的设法主意就是极好的例子。假如你把一匹马从心理上击败,它会永远难以摆脱这个阴影,一辈子都一蹶不振,平日谁也无法再骑。
  
  我比较爱好和像牛这样的被掠食动物接触,因为我们有相似的情感结构。对于患自闭症的人来说恐惧是一件异常恐怖的工作,个中经常夹杂着焦炙。恐惧平日被定义为对外界威胁的反应,而焦炙则是对内部威胁的反应。例如,假如你不小心踩到一条蛇,你会感到到恐惧,但假如你斟酌踩到蛇这件事,你就会感到到焦炙。
  
  恐惧和焦炙是否有同样的大脑基本,我们还不清楚,我想多半研究人员是这样认为的。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精神科学家耐得·卡林研究发明,我们“对恐怖刺激的初始反应”和“焦炙气质”之间是有差异的。我们大脑中的杏仁核是负责处理对恐惧的刺激,而焦炙气质是由前额叶皮质决定的。即使杏仁核受到伤害,焦炙气质也不会发生变更。
  
  基于小我亲自体验和对动物的观察,我认为大自然至少设置了两套不合的情感系统处理威胁,一种是“要么就斗要么就溜”,别的一种是适应性反应。“要么就斗要么就溜”是和恐惧照顾的,我猜测适应性反应可能和焦炙或者焦炙气质照顾。
  
  我这样说是因为假如我是上帝的话,在设计动物时我不会只给它“要么就斗要么就溜”一套系统,我还会给它小心性,因为我要让它保持小心,假如它老是见到每一个潜在的威胁就想逃跑,很快就会筋疲力尽。我认为小心性之所以可能和焦炙有关,是因为焦炙的人和动物老是会时刻小心在意,防备着周围可能会出现的威胁。
  
  我不知道这个研究能说明什么,但我知道抗抑郁药物能够将我的适应性反应和恐惧反应隔离开来。我这样说是因为服用抗抑郁药物能赞助我摆脱恐惧,但我并没有是以而落空适应性反应。由此我认为这两种反应是由大脑中两种不合系统负责的。就拿垃圾车后面噪声很大的警报器为例,假如在服药前听到这种声音我会惊慌不安,而假如是服药之后听到,我则不会认为惊慌,但这种声音会激发我的适应性反应,使我无法把留意力转移开来。似乎药物的化学感化能够将我的两套系统分开,虽然没有了极端的恐惧,我还在做出适应并保持着高度小心。
  
  自闭者有许多天然的恐惧和焦炙,几乎可以说所有的自闭者都是如斯,在小时刻他们就像狂野的小动物。许多年来,人们一向认为自闭小孩难以教化,因为他们老是那么不听话。许多人认为传说中的那些被狼养大的狼孩实际上是自闭的。虽然今天没人会叫自闭的小孩为狼孩了,但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他们的人来说,用这个称呼描述他们中许多人的行为照样异常确切的。
  
  自闭小孩似乎很“狂野”,一个很大的问题是他们的感到过程异常纷乱,但对于动物来说情况并非如斯。自闭小孩对世界的体验有问题。海伦·凯勒小时刻也是这样,就是因为同样的原因,即家长和师长教师无法和他们进行交流。从许多方面来看他们似乎不得不在自己的世界中自力更生。他们中的许多做得很好,因为他们似乎能够慢慢地学会理解周围的世界。一个母亲对我说她认为自己的儿子必须“学会观察”,这句话很有事理。
  
  自闭的小孩和不少自闭的成年人之所以会如斯桀骜不驯,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许多新事物使他们认为恐惧。即使是很日常的工作,如理发或者去看牙医,一旦他们对这种工作心存恐惧,就可能要过很多年才能克服。许多自闭的成年人看牙时必须要打麻醉药,因为他们如何也无法摆脱这种恐惧。
  
  在这点上我们和动物是相似的。我们的恐惧系统和常人的不合,是一种惊恐若狂的恐惧。就我来说,极端的焦炙开始于青春期。11岁到13岁之间我开始服用抗抑郁药物,因为我当时的感到的确就和参加博士论文答辩时一样,不合之处在于当时我全天如斯,天天如斯。那种天天都生活在紧急状态之中的感到是异常恐怖的,假如不服用药物,我根本就无法生活,当然也就弗成能有今天的事业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