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博彩

无障碍心灵

时间:2015-6-8 10:35:36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与魔难对话    什么是魔难?一个是苦一个是难,“苦”是外在的器械,“难”是心灵上的器械。    魔难自身有个成长过程,比如小孩子刚生下来碰到打针,认为很疼,这是皮下神经的感到,成长中会摔伤,感到就是痛,痛已经带有一定的心理投射...

  与魔难对话
  
  什么是魔难?一个是苦一个是难,“苦”是外在的器械,“难”是心灵上的器械。
  
  魔难自身有个成长过程,比如小孩子刚生下来碰到打针,认为很疼,这是皮下神经的感到,成长中会摔伤,感到就是痛,痛已经带有一定的心理投射了。一小我的疼痛到了一定程度,或者持续一段时间,身心感触感染叫苦楚,伴随心理的愁闷与榨取,需要解脱,这种苦楚扩大到一群人、一个民族就是“魔难”。在我们这个时代,哪怕再蓬勃、再先辈、生活水平再提高,苦楚都是无法回避的,我们都必须有一份勇气往返答这一道生命的母题。
  
  德国有一个最根本的宗教哲学理念,即向死而生,面对灭亡,生活就会更有意义。那么,也只有迎难而生,生活才会认为甜蜜。人生是从赓续与命运抗争中获得进步的。你对魔难的熟悉,决定了你的整小我生的生活基调,如何面对它?怎么穿越它?怎么理解它?怎么咀嚼它?这是生命的叩问与拷打,你必须回答。你是直面它?当然躲避它也是一种人生立场,问题是最终躲不了,最终还得超越它,穿越它。
  
  消除社会生活与残疾人之间的那道“墙壁”,是需要的,但我认为最重如果要消除人与人之间的“心灵阻隔”。在交通对象、建筑物中创造“无障碍”情况,说到底关键还在于“事在工资”。我们对于残疾人和老年人抱有一种什么立场,是关心、理解照样置之度外,这是最基本的起点。
  
  那么,对于残疾人和老年人的关心、理解是从哪里来的呢?我想从我们的“习惯”说开去。
  
  譬如在车站看到陷入困境的残疾人,有的人也许有“助工资乐”的念头,但又不知道怎么样施以援手,于是便在一种怅然中,与之擦身而过。有这种经历的人也许不少吧。这就是“习惯”,一种道德惰性的习以为常。
  
  而更多的人会在心坎中自我训斥:当时我为什么不帮他一把呢?不过,我倒是认为这种自责大可不必,因为日常平凡在大街上并不经常见到残疾人的身影,乍一碰到,只会认为一种惊异,而要急速做出恰当的判断对应,并付诸行动,自然是很艰苦的。
  
  这也并不是只限于对残疾人的场合如斯。譬如忽然有一家外国人搬来成了我们的邻居,最初的时刻,我们肯定会惊奇,而且认为不适应。可几个礼拜后,我们对这家外国人的文化习惯、生活习惯等有了深入的懂得,本来笼罩在他们身上的迷雾逐渐消失,我们就不再把他们算作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外国人。在我们的意识中,他们成了住在我们邻近的一家人,是邻居了。
  
  从这个例子可以明白,人们对于“少数者”(不管是残疾人照样外国人)的理解,“习惯”身分所占的比重其实太大了。可是,正如前面所说,人们日常平凡碰到残疾人的机会毕竟有限,一旦碰见,若何对待,确实没有心理准备,“习惯”就更谈不上了。我们应该怎么办?我们要改变这种状况,最关键的是要培养人们善待残疾人的意识,而且要从小抓起。
  
  孩子们是纯洁无瑕的,他们对残疾人毫不会抱有任何成见。我去给孩子们演讲,当我乘坐轮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刻,他们先是一阵喧嚷,接着便鸦雀无声。我知道那是一种惊异的沉默。那时,我扫视台下,最能干的是一双双圆瞪的大眼睛。我不动声色,开始演讲。慢慢地,孩子们的情绪起了变更,眼里不再是惊恐,而像小学生在听师长教师讲课,镇静且坦然。几分钟的演讲停止,我与孩子们一路吃配餐,一路打游戏机。孩子们围聚在我的身旁,一口一个“乙武哥哥”,叫得那样亲热,我就像他们的一个大玩伴儿。等到我要离开的时刻,他们恋恋不舍,一个劲儿地嚷着要我再来。
  
  我的奇异的描写令孩子们吃惊,但他们很快就明白了我与他们意识中的“通俗的年迈哥”没有什么差别。他们与我是以一种纯洁无邪的情感来交流的,没有心的阻隔。从这个意义上来说,孩子们的可塑性是很大的。在残疾人和健全人之间设置一道鸿沟,这是成人所为,在孩子们的心灵世界中,绝没有这种意识。
  
  我还有一个深切体会。记得在幼儿园和小学的时刻,我的那些小同伙初次看到我,都问:“你怎么了?你怎么了?”那么率直,那么关心。我也毫不掩饰地告诉他们实情。小同伙们的问话中没有任何的歧视,我的回答也没有任何的自卑,一切都那么正常,我们正常地进修,正常地成长。
  
  现在,我走在路上,与跟跟着妈妈的小同伙相遇,他们会圆瞪双眼直直地盯着我看,有时还会听到他们问妈妈:“那小我,为什么没有手和脚?”这时,他们的妈妈就显得异常慌乱,不是去回答孩子的问话,而是不住地向我道歉:“对不起,其实对不起!”然后,拉起孩子,快步离去。
  
  每当这时,我的心头就涌上一种说不出的情感,我不认为难熬苦楚,只认为很遗憾:又有一位无邪的孩子落空了一个理解残疾人的机会。孩子是好奇的,他看到奇异的现象往往要提出自己的疑问,假如是一般情况下的疑问,父母不只耐心回答,还会夸奖他聪明伶俐,可为什么孩子把我当成一个奇异现象而提出疑问时,父母就会大惊失神呢?直接解答孩子们的这一疑问,就会消解他们的困惑,就会从一开始架起一座与残疾人之间沟通理解的桥梁。否则,孩子们的心中就会永远存留着这个未解的“谜”,久而久之,不知不觉中,他就会对残疾人另眼相看。
  
  切切不能躲避孩子们对于残疾人的好奇,好奇是理解的第一步,父母有责任解答他们的疑问,有责任培养他们对残疾人习以为常的情感基本。只要人人都能熟悉到这一点,“心灵无障碍”就有可能成为现实。
  
  我常听到同伙们这样对我说:
  
  “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刻,我们确实很重要,如何与你相处才好呢?在你面前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呢?我们真是无所适从。不过,同学相处时间一长,一路进修,一路游戏,不知不觉中我们已不再把你看做残疾人了。就连外出旅游我们也一路去,我们所想的不是你能不能去,而是我们如何才能带你去。”
  
  我感谢同伙们的信任,同时我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。对于残疾人不能不给予通知,但切切不能把他们消除在正常的生活之外,切切不能因为他们身有残疾就差别对待,以至于使他们的心灵受到伤害。
  
  初次与残疾人相遇,人们总免不了有一种心理上的隔膜。然则,假如相处时间久了,人们依然对残疾人怀有异样的感到,那么责任就在残疾人本身:性格问题?人生观问题?……残疾人首先要信任自己,才能获得别人的信任。
  
  别的,残疾人不能有“特权意识”。我是残疾人,你们就要同情我,就要照顾我,就要高看我一眼。这是毫无事理的,说到底就是一种自私,一种不知自爱的胡搅蛮缠,即使乞求得一时的怜悯,也不能获得心灵上的调和融合。


无觅关联推荐,快速提升流量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心是一棵树
相关评论